2021.7.13 劉曉波逝世四周年:大海都是悼念你的地方 Remembering Liu Xiaobo 4th Anniversary

Please scroll down for English

悼辭——大海都是悼念你的地方

劉曉波,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因發起《零八憲章》運動及發表的6篇文章,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1年,2017年7月13日服刑期間病逝。劉曉波的遺體在死後短短兩天被火化,骨灰撒於大海。或許是懼怕一個墓碑、每年一度的拜祭。

八九民運至今,劉曉波為中國民主四次入獄,失去自由逾13年,在看守所、勞教所及監獄渡過近5,000個日與夜,原本尚有兩年多牢獄生涯便可重獲自由,未料於2017年中被確診末期肝癌。

自知悉劉曉波被確診末期肝癌,海內外均關注他是否獲得合適治療,促請中國政府基於人道理由,順應劉曉波意願,讓他在家人陪同下出國治病。但遺憾的是,中共一直嚴密監控劉曉波和他的家人,禁止親友自由探望,單方面發布劉曉波病情,更指劉不適宜出國治病,延誤醫治。

劉曉波是中國民間反對運動的重要組織者,多次發起政治性的聯署及聲明,關心年青異見者,並創立獨立中文筆會,構建異議作家組織及發表平台,為現今中國境內唯一以異見人士為主要成員的公開組織。

2008年,劉曉波修訂《零八憲章》及收集聯署,為中國的反對運動定下綱領和藍圖,因而於2009年12月25日被重判11年。他在庭上發表《我沒有敵人》的陳述,拒絕讓仇恨腐蝕良知,矛頭直指中國的文字獄和不容異見者的專制制度。

劉曉波坦然面對審判,無悔自己的選擇。他期待國家是一片可以自由表達政見的土地,每一位國民的言論都能獲得正視。他期待國家可以容納不同的價值、思想、信仰、政見……既相互競爭又和平共處。他期待國家的多數意見和少數意見都會獲得平等保障,特別是那些不同於當權者的政見,都得到充分的尊重和正視。他期待國家所有政見都能攤在陽光下接受民眾選擇,每個國民都能沒有恐懼下發表政見,決不因發表不同政見遭受迫害。

支聯會今年在香港曉波徑追思劉曉波,將部分市民悼念劉曉波的留言寫在水燈上,飄出大海送上祝福。

Eulogy: We mourn you at sea

Liu Xiaobo, the Nobel Peace Prize laureate, was charged with ‘inciting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and sentenced to 11 years in prison for launching the ‘Charter 08’ campaign and publishing six articles. He died of illness on 13 July 2017 while serving his sentence. Liu’s body was cremated only two days after his death, and his ashes were scattered in the sea, perhaps due to the fear of a tombstone, or the annual memorial visit.

Since the 1989 democratic movement, Liu had been imprisoned four times for Chinese democracy and lost his freedom for more than 13 years. He spent nearly 5,000 days and nights in detention centres, labour camps and prisons. He was expected to be set free again after two more years in prison, but he was diagnosed with late-stage liver cancer in mid-2017.

Knowing that Liu was diagnosed with late-stage liver cancer, people in mainland China and abroad were concerned about whether he received appropriate treatment and urged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comply with Liu’s wishes for humanitarian reasons and allow him to receive treatment abroad with his family. Unfortunately,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had been closely monitoring Liu and his family, prohibiting relatives and friends from visiting freely, unilaterally publishing Liu’s condition, and even stating that Liu was not suitable to receive treatment abroad and delayed treatment.

Liu was an important organizer of the civil opposition movement in China. He repeatedly initiated political petitions and statements, cared about young dissidents, and established the Independent Chinese PEN Center to set up an organization and publishing platform for dissident writers, which is the only public organization in China today with dissidents as its main members.

In 2008, Liu revised the ‘Charter 08’ and collected joint signatures to set a framework and blueprint for China’s opposition movement. He was then sentenced to 11 years on 25 December 2009. He made the statement ‘I Have No Enemy’ in the court, refusing to allow hatred to corrode conscience, and targeted China’s literary inquisition, and the authoritarian system that does not tolerate dissidents.

Liu calmly faced the trial without regretting his choice. He expected that in the country political opinions could be freely expressed, and every citizen’s speech could be valued. He expected the country to accommodate different values, ideas, beliefs, political opinions…… competing with each other and coexisting peacefully. He expected that the majority and minority opinions in the country would be equally protected, especially those political opinions that are different from those in power, would be fully respected and valued. He expected all political opinions in the country could be shared openly so people could choose to accept. Every citizen could express their political opinions without fear, and would never be persecuted for expressing dissent.

This year, the Alliance remembered Liu Xiaobo on Hiu Po Path in Hong Kong. Some of the public’s mourning messages for Liu were printed on water lanterns and sent floating out to the sea with blessings.


給劉曉波送上祝福

在劉曉波逝世四周年,過百人留下真摯的悼言,訴說著對劉曉波的懷念與祝福,向他偉大的精神致敬。悼念的心意,定會隨著海風送達目的地。

更多選錄如下:

香港人不會忘記.

曉波先生,請你在天上看顧我們香港人,特別是我們的年青人,我們的下一代,我們的血脈!

鮮花會凋謝,但人們心中的悼念不會被抹走,所有大海都是悼念劉曉波偉大靈魂之處。

有些事,我們想了但不敢做,你卻想了,又做了;許多人無聲無息的消逝,你卻把信念和主張留下來,令人不會或忘 (遺忘) 。

悼念是每個人的權利,所以直至有人悼念我之前,我都會繼續悼念你。

尊敬及親愛的劉曉波先生,我是一個有份簽署「零八憲章」的香港人。
一直認同及支持您的信念。
自從那年的黑色聖誕日,您被「以言入罪」判冤獄後。我的FB 一直使用您那個開心笑臉做頭像。
寧化飛灰,不作浮塵。
寧投熊熊烈火,光盡而滅;
不伴寂寂朽木,默然同腐。
寧為耀目流星,迸發萬丈光芒;
不羨永恒星體,悠悠沉睡終古。
您一生追求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精神會永遠常存。
我們散落在不同地方的真。香港人會薪火相傳下去。
希望終有一天會達成您的遺願。
願您平安喜樂地安息於天父的溫暖懷抱裏。
再沒有痛苦。
再沒有悲傷。
繼續看書、思考。
和天堂裏的同路人一起圍爐取暖,暢所欲言。
讓思想可以自由奔放地翺翔於宇宙。
天父一定會保守和施恩典憐憫予您的愛妻劉霞女士。
她正在呼吸自由民主的空氣。
她一定會平安喜樂,健康幸福的活下去!
主佑

你向往蔚蓝色的文明,消失在蔚蓝色的海中!每一朵蔚蓝色的浪花,都有你蔚蓝色的梦影!——纪念刘晓波先生去世四周年

你彷彿仍未離開。你那句「我沒有敵人」,令我在世道艱難中,鼓勵自己保持對人的善意。

天已经变得越变越黑了,但也快到了黑的极致,这时天也就快亮了吧

你為中國人的民主、自由和幸福,承受苦難,付出生命。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我知道,劉曉波先生你完全不主張和認同暴力!致敬。

劉曉波 「沒有敵人」的精神在日本永存2017年7月16日 ·
《守夜》
我們在鄰國的三浦半島一個小鎮、
小鎮叫葉山町
我們向著你融入大海方向
那閃爍著紅光的燈塔的方向
海浪拍打著漁港
颯颯颯、颯颯颯….
那一排排沈睡的漁船
偶而、偶而地
發出嘎嘎叫聲
你融入大海、雖然是被拋棄的
你卻能夠奔向所有愛你的人的身邊
讓我能擁有你的靈魂
我拿著一個小小玻璃瓶
裝滿了你
坐到了你的身邊
你又一次把自己獻給了人類
你再一次擁有了世界
浪花一次又一次傾訴著你的悲壯
而沉睡的漁船仍然
偶而、偶而地
發出嘎嘎地叫聲
我播放著莫札特的安魂曲
伴隨著你送給我的浪聲
兩個孤魂野鬼 在異國
離你最近的地方
給你守夜、清洗著自己的靈魂

你的勇氣喚醒了追求自由和法治的種子,雖然艱辛,我們會堅持下去。

極權困不住自由靈魂的,追求自由公義的靈是共同體,我們在一起

言论自由是四大自由之一,是人的权利。支持你。

曉波先生,您是人類社會的道德楷模,您的名字必然萬世流芳

政權愈禁止悼念,代表政府愈恐懼人民,中國人團結, 一起創造新中國

如果肉體死去只能換來一座獎
那精神不死換來的是一座自由的旗幟
隨風飄揚到世界
一句話
一首詩
一本書
一部憲法
一座獎
一座自由的旗幟
一個永不死亡的精神在世世代代裡傳揚

眺望大海,我哋相信越是夜深,黎明越是將要來到。

你是中國人的希望丶精神支柱、民主烈士,我們以你為榮

他是我們的明燈。仰望他,我們不會在大海中迷失。

多謝你為中國人行了一大步

百年之後,世間会稱颂你是中国在昏暗時代的孤燈

你以身作則的堅持令我萬分敬佩,而在新常態的香港閱讀劉先生的作品更有一番體會。謝謝你!

希望中国大陆早日实现民主自由,和西方国家一样人民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政府。也再次希望您的愿望早日实现。

一腔熱血為民主,晚年深陷波濤處。捨己愛國展光明,吾等至深表感銘。

反抗永远始于个人,反抗的组织永远在于大多数人的集体意志,无暴力反抗为其途径,愿你安息刘先生!

“諾貝爾和平獎",就是個悼念劉曉波先生的重要獎項!我會永遠記着!

你和李旺陽的死亡,有一天必然會喚醒內地的人。請安息,並保守劉霞及她家人。

殘軀被刧天知曉,飛灰似滅揚海波,民主公契恒久永,自由精神必長存!

*圖、文内容或有部分重疊


李卓人獄中念劉曉波

2010年12月10日,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上,世人見證一張空凳。空凳上放了劉曉波的和平獎。空凳成為中共鎮壓人權的新符號。當年我和何俊仁、劉慧卿出席頒獎典禮見證這重要時刻,難忘的不單是空凳,晚上更參加火炬遊行,去到為和平獎得主而設的宴會外,酒店牆外打出劉曉波的照片,我們就在酒店外,高呼釋放劉曉波,希望全世界有良知的人民、世界領袖能聚焦關注劉曉波的自由,及中國的人權狀況。

劉曉波是中國80年代改革開放初期,天才橫溢的文壇奇才,其辛辣的文字挑戰既有體制。大家都會記得,他當年說過:「香港100年殖民地變成今天這樣,中國那麼大,當然需要300年殖民地,才會變成香港這樣。300年夠不夠?我還有懷疑。」可想而知其言行之大膽前瞻。就在他學術前景一片光明時,毅然放棄在海外發展學術的舒適安穩生活,於1989年4月26日從紐約登機回國,即時投入洶湧澎湃的八九民運。

我在獄中看了劉曉波的「六四」回憶錄《末日倖存者的獨白》,他坦誠面對自己,以真誠嚴肅態度自我剖析,展示八九民運真實一面。其中花了不少篇幅,講述在秦城監獄寫悔過書的心路歷程,及對他所構成的心理壓力,獲釋後,他面對的是社會輿論的苛責,但他沒有逃避,而是真誠的剖白自己。他悔愧交加,但沒有自欺欺人,而是坦誠面對自己的內心世界,並將內心所思所想,赤裸裸地展視人前。他公開承認:「坐牢,沒有勇氣和堅韌,爭取到了自由,又想貪得無厭地保持良好的公眾形象。」這使我想起自己在「六四」屠殺後,在6月8日為求自由而簽署的悔過書。日後我不斷反思,是否不簽悔過書也能重獲自由?是否自己太軟弱?回到香港,我不也是為保持良好的公眾形象而諸多解釋,不敢面對自己的軟弱?

劉曉波指出自己為悔罪而惱恨這段心路歷程,完全是謊言的惡性循環。要打破這惡性循環,必須面對自我設置的心靈牢房,正是每人的心靈牢房,構成專制社會的大牢房,衝破專制主義牢房的前提是碰碎我們自己的心獄。

身在獄中的我,看劉曉波對心靈牢房和專制關係的指控,引發很大共鳴。軀體的囚禁並不可怕,最可怕是因為肉身在牢裏,心靈亦被扭曲摧毀。在牆外的朋友不也是一樣,肉身有自由,但沒有勇氣衝破心靈牢房,惶恐渡日,活在恐懼當中,而更扭曲的是不但內心惶恐,還要順應專制政權的謊言,以求生存和滿足自己的貪婪。看來活在專制政權的人都有同一結論。哈維爾不也是以無權者的力量活在真相中,而順應政權的謊言時,就在不知不覺間成為專制的建構者,對政權的邪惡自身同樣要負責,因為你正在鞏固這政權。

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時,發表了「我沒有敵人」的表白,我們亦應從中學習,以愛戰勝世間的仇恨,放下仇恨,不代表不再追求公義和真相,等於南非在廢除種族隔離政策,實施民主時,成立「真相和解委員會」,調查在白人政權下,鎮壓黑人解放運動時期的罪行和真相。我們沒有敵人,暴政的執行人也是制度下被捆綁的罪人,我們須將人民從專政制度解放出來,使人人能尊嚴、自由地生活。我相信這是「我沒有敵人」的深層意義。

劉曉波希望自己是中國最後一個政治犯,可惜他願望成空,自己最後死於獄中,其後的中國政治犯只是更多。這兩年香港也多了政治犯。專制政權製造政治犯以起殺雞儆猴效應。但抓不盡的政治犯,反映人民前仆後繼為自由抗爭。劉曉波一生以心靈自由對抗專政,最終雖至死未能如願,但他精神猶在,啟蒙一代又一代抗爭者。我們對他念念不忘,亦深信必有迴響。

李卓人
2021年7月1日


劉曉波《六四暗夜中的百合花——六四十七週年祭》

已經十七年了
又是六四祭日
又是恐怖黑夜降臨

一個年輕的生命
活生生的
瞬間變成枯葉
掛在初露的霞光上

壓抑了太久
秘密的預謀和殘忍的屠殺
仍然被禁閉在堂皇的黑洞中
看不見的傷口
突然被撕裂的思想
講述墳墓中的故事

我的目光傷痕累累
無法筆直地註視
無數曲折之後
在黑暗裡偶爾閃亮
洞徹荒蕪

感謝妻子劉霞
每年六四
她都會帶一束白色百合回家
今年她帶回十七枝百合
黑夜中的百合花
點綴著亡靈的原野
白色的百合亮著
綻開的花瓣亮著
挺拔的綠葉亮著
淡淡的花香亮著
是祭奠也是懺悔

死不瞑目的眼睛
唯一的潔白和閃亮
刺穿整個民族的精神黑暗

被禁閉在黑暗中的百合花
是亡靈之光
打開我的靈魂
看見母親們
看見維多利亞公園裡
看到世界各地
為亡靈們點燃的燭火

在失去自由的日子裡
百合花陷入黑暗
猶如時間與亡靈們對話
潔白
為亡靈點燃的祈禱之火
凝視 灼熱並照亮我

渴望自由的人死去
亡靈卻活在反抗中
逃避自由的人活著
靈魂卻死於恐懼中

面對絕對空無
面對野蠻的劫掠
有一種堅韌
巍然不動
猶如從內心取走一束光
照亮一條路

-2006年5月24日於北京家中


歌曲《大海》

詞:張文光修訂

從那遙遠海邊慢慢消失的你
曾經受傷的臉竟然漸漸清晰
想要說些甚麼又不知從何說起
只有把它放在心底

茫然走在海邊看那潮來潮去
徒勞無功想把每朵浪花記清
想要說聲愛你卻被吹散在風裏
猛然回頭你在那裏

如果大海能夠喚回曾經的愛
就讓我用一生等待
如果深情往事你仍然在留戀
就讓它隨浪飛舞
如果大海能夠懷抱你的夢想
就像生命每條河流
所有受過的傷 所有做過的夢
所有愛 請深深擁抱

(原曲 張雨生 作品)

從那遙遠海邊慢慢消失的妳
本來模糊的臉竟然漸漸清晰
想要說些什麼又不知從何說起
只有把它放在心底

茫然走在海邊看那潮來潮去
徒勞無功想把每朵浪花記清
想要說聲愛妳卻被吹散在風裡
猛然回頭妳在那裡

如果大海能夠喚回曾經的愛
就讓我用一生等待
如果深情往事妳已不再留戀
就讓它隨風飄遠
如果大海能夠帶走我的哀愁
就像帶走每條河流
所有受過的傷 所有流過的淚
我的愛 請全部帶走